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逆势起航 资产管理如何在熊市中创新?

· 编辑:newscode 来源:纽扣资讯 2018-11-23 18:46 阅读 2446

1122日,由亮财经主办,数字货币资产管理平台AP-Coin联合承办的“熊市掘金·资产管理逆势起航”沙龙活动在北京成功举办。亮财经创始人陆阳平与AP-Coin CEO 宋翔、币乘钱包创始人王艳涛、Sight VC合伙人李明轩、加密元创始人杜一杭、Future money合伙人李哲五位大咖对话,共同探讨数字货币资产管理的现状与未来。

 

MarketsandMarkets的一份新报告表示,全球加密资产管理市场预计将从2018年的9400万美元增长到2023年的2.07亿美元,在预测期间复合年增长率(CAGR)17.1%。数字货币资管市场有巨大的想象空间。

 

在活动现场,AP-Coin CEO 宋翔做了《资产管理中不该讲的话》的主题演讲。

 

他表示,绝大多数个人投资者从数字货币交易市场获得盈利期望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剩余超额收益短期必然被高波动率淹没,比投资能力更重要的是对投资能力的判断,比基金经理能力更重要的是投资者本身的心智,投资依赖外部研究的远比依赖内在自我认知少,投资交易有太多的普通人看不到的路要走,不要以为基金经理业绩平平就很差,他们在做非常多根本不是人干的事儿。

 

99%的人,消耗精力,研究择时选币,获得本质的超额收益是不值得的,可以仅用娱乐级别的资金进入数字货币市场消费交易的乐趣。真正的投资者降低收益预期,把注意力放在明确自己的资金特点和心理秉性,了解投资品和投资策略内在特点,从全局资产出发,构建调整健康的投资组合,可以获得长期稳定回报。

 

接下来,由亮财经创始人陆阳平主持了圆桌论坛:资产管理如何在熊市中创新?

 

陆阳平:数字资产管理与传统金融资产管理的区别?

王艳涛:其实数字资产的投资不太适合普通投资者,它的风险还是非常大的。比如以前很多人认为6000基本是这个市场行情的最低点,因为今年连续五六次的探底都跌破6000。但是6000破了以后,最近就跌到了4000,所以这个波动还是非常吓人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没有对数字货币信仰的支撑,一般人很难撑下去。

在现在这种市场行情下定投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或者你可以把你的资产换成一些稳定币,这种相对风险就稍微可控一点。其实用稳定币的方式,去投到这种量化、套利的基金里面去,赚取的收益绝对大于现在市场环境下法币的收益。

在传统投资市场,法币只能投基金或者股票,流动性没那么高。在数字货币资产领域,比传统的投资市场好的一点就是流动性强。

 

李哲:我想解释两点,一,为什么数字货币的波动性较大?流动性可能是一方面的因素,但相比房产、股票以及其他传统资产来说,数字货币的体量还是很小,基于这一点,其流动性还不够大。体量限制了它的流动性。

 

 

陆阳平:数字资产管理存在哪些普遍的误区?

 

杜一杭:传统投资市场,投资者一般也会在基金、股票等不同服务品类上做组合投资。区块链领域的数字货币投资实际上也是同样的投资体系,我不建议每个人都all in,你要合理地分配自己的资产,拿一部分来参与这个市场,这才是一种健康的投资模式。 

李明轩:我觉得一个最大的误区就是大家容易把现在市场和传统的金融市场作为一个很平等的对比。 现在相对来说,数字货币整个市场还是非常不成熟,处在一个初级阶段,它不会像法币世界有机构化的清算系统。现在它的规则还不够明确,也是一个多方博弈的阶段,很多共识还没有形成。所以这就会有很多风险。包括交易所等不同机构会有不一样的规则,就会存在一定的沟通风险。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觉得我们不应该要求数字货币市场能像法币一样非常成熟。

第二个误区就是,在一级市场上面,有投资机构以及创业项目等开始大量的关注一些交易衍生品,比如钱包、交易所等,这些是在传统世界已经很成熟的产品。但是有没有人想过,我们现在能不能真正的成就这样的一款产品?我觉得现在还没那么成熟,因为大家没有去解决底层技术问题,我们现在都在跟进存量市场,那我们的增量市场怎么进来?我们怎么样解决现在外部市场的一个特点?这个是需要我们投入更多去思考的问题。

陆阳平:数字资管的政策窗口期机遇?

李哲:区块链里面跟监管相关的有两块,一个是STO,一个是香港新规。

STO更多的是解决币圈资产当中的问题。因为去年是牛市,所以骗子也进入币圈了,随之发生各种割韭菜的事件。这必然会导致监管的到来。想发币,就需要通过监管的审核。这个是针对项目方的一个审核,解决了资产端的监管问题。

另外,其实他也想解决资金端的监管问题,现在香港在这方面率先做了规定。香港新规要求超过10%资产规模属虚拟资产的基金,仅可针对专业投资者销售,任何投资虚拟资产的基金和经纪机构,均需要向证监注册。其实这也是一种吸引场外资金的一种方式。

李明轩:监管这一块,我觉得我们正在经历一个过渡的过程,IPO也好,1CO也好,我们会发现这里缺乏一个角色,就是这个监督者是谁?这个角色一直在被讨论,到底谁来监督?未来的监管者到底是机构来监管,还是说社区来监管?

其实,STO我觉得也是一个中间的过渡的形式。因为,目前美国提出的STO在逻辑上跟区块链的理念是不同的,因为现在还没有其他形式,它有可以决绝一部分监管的问题,所以现阶段我们愿意遵从,但这会是一个过渡。目前,还有一些新的监管方式出现,比如在智能合约上做投资人的社区,然后定期投票,社区监督,这样监督就不是一个中心而是多个中心。

 

陆阳平:在大行情弱势的情况下,数字资产保值有哪些技巧?机构投资者越来越多的情况下,小散和机构会有哪些策略变化?

 

宋翔:在我们的脑袋里是没有牛熊的概念的,在一定程度上,牛熊是相对的。数字货币的投资行为是币本位,我们总能通过一些金融工具,比如对冲、套利等来实现某种币的增值。另一种形式就是定投。比如,现在一个币的价格是100块钱,每个月或者每周我拿200块钱来投资这个币,价格高的时候少买,价格低的时候多买。当我们对某一个币有长期信仰的时候,可以选择这种长期定投。比如以三年为一个期限,三年以后抛出,这种方式获利的可能性更大。

 

王艳涛:我想说的是,大家都认为现在是熊市,其实在我看来,现在就是入场的最好机会。现在机构投资者正逐渐走进这个市场,但相对整个市场来说,机构还不算多,大家现在进场才有机会。未来,整个数字货币市场会越来越规范,法币通道已经打开,这个时候,才会有更多的机构投资者入场,市场将趋于稳定,这个时候大家入场就很难再赚到钱了。

来自: 纽扣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