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当法定数字货币着陆 币圈何处去?

· 编辑:左先森 来源:蜂巢财经News 2018-10-12 18:33 阅读 2507

数字货币市场的寒潮仍在持续,法定数字货币这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正在蓄谋出鞘。

 

9月19日,Nation News报道称,巴巴多斯共和国总理Mia Amor Mottley公布了巴巴多斯深入研究国家数字支付网络的“mMoney”试点计划。随后,Bitt.com创始人Gabriel Abed在社交媒体中透露,“巴巴多斯将与Bitt.com合作推出一款名为中央银行数字美元的试点货币,这将成为全球首个由金融监管局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

 

大国酝酿,小国先行,法定数字货币似乎正在从讨论阶段向落地走去。早在2014年,中国人民银行便组建了专家团队研究法定数字货币的一系列问题。2016年1月,中国人民银行召开了数字货币研讨会,对外宣布正在研发并争取早日推出数字人民币。其它各国也不甘落后,瑞典、泰国、委内瑞拉、印度、韩国、苏格兰等都曾被披露在进行法定加密数字货币的研发。

 

尽管今年,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都声明不会在短期内发行央行数字货币,但数字货币作为先进的金融工具,正以不可逆转的势头奔向未来的金融世界,法定数字货币出台或许也只是时间问题。

 

风骤起,币圈无尽繁荣,无穷浮躁。而当法定数字货币着陆,币圈又不知会是怎样一番天地。




 文|凯尔

编辑|文刀


 


比特币“施压” 催生法定数字货币

 

2009年1月4日,中本聪构建了比特币世界的第一个区块——“创世区块”,引领了数字加密货币时代的兴起。在随后的几年中,比特币、以太坊等一系列加密货币打着“去中心化”的旗号成为了全球金融市场的宠儿,让很多国家措手不及。

 



在呼风唤雨的各国央行眼中,加密货币存在价值却也危险无比,尤其是脱离监管的跨国和地下交易,给他们敲响了警钟。各国开始一手着力监管,一手探索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可能性,以便稳固法定货币的地位。

2013年,中国人民银行、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券管理委员会、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联合印发了《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强调比特币并非真正意义的货币,而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并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

 

2014年开始,中国人民银行便开始组建团队研究发行数字货币问题。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称,央行于2015年初进一步充实力量,对数字货币发行和运算框架、数字货币关键技术、发行流通环境、面临的法律问题、对经济金融体系的影响、法定数字货币与私人类数字货币的关系、国外数字货币的发行经验等进行了研究。

 

在通盘考虑下,央行持续在数字货币领域进行研究性与实践性探索。2017年,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成立,人民银行科技司原副司长姚前出任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这意味着央行对数字货币的相关研究进入深化阶段。

 

同样是在2017年,数字加密货币在一众大佬的带动下迅速进入普罗大众的视野,加密货币市场扶摇直上,ICO项目层出不穷,币圈牛市到来,将数字货币的巨浪抬升到历史峰值。而隐藏在金山之下的,还有非法集资、诈骗和不断被收割的“韭菜”。

 

直至2017年9月4日,监管颁发一纸禁令,叫停了ICO和数字资产交易。监管出手的同时,也在为数字货币“国家队”入场释放信号。

 

2018年1月,中钞区块链技术研究团队开发的“基于数字货币和区块链技术的数字票据交易平台”在上海票据交易所成功上线并试运行,工商银行、中国银行、浦发银行和杭州银行在数字票据交易平台顺利完成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票据签发、承兑、贴现和转贴现业务,实现数字票据的突破性进展。

 

这是全球首个研究发行数字货币并开展真实应用的交易平台,标志着我国央行率先探索了区块链技术在货币发行中的实际应用。

 

据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检索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5月30日,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中钞信用卡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中国人民银行印制科学技术研究所等相关机构已共计申报数字货币与区块链技术相关专利达81项。

 

随着央行不断积极研发和布局,法定数字货币距离诞生的时间点愈发接近。此前,范一飞还在2018年全国货币金银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明确表示:“将稳步推进央行数字货币研发。”

“数字货币的产生与出现,遵循了货币演进的必然规律,也是科技发展的必然结果。”中国人民大学大数据区块链与监管科技实验室主任杨东认为,从历史进程来看,货币的载体由贝类、贵重金属演变为纸币,再到现代社会流行的第三方支付电子货币形式出现,本质上都是在追求交易的便捷性和低成本,而这种趋势继续发展,在未来社会的表现形式就是数字货币。法定数字货币的出现,是必然的结果。

 

行将着陆 币圈格局生变

 

毫无疑问,法定数字货币的出台,将对现有币圈的格局产生不小的影响,而这在很多人眼中也是又一次“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的较量。

 

从央行的角度来看,发行法定数字货币,是发展的必然。利用区块链、密码学、智能合约等技术的法定数字货币,相较现有的电子货币和现金,更加安全和易于监管。

 

在9月17日举办的金融界2018夏季达沃斯之夜上,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区块链工作组组长李礼辉表示,法定数字货币本身的信息是可以追踪的,并且效率可能更高。他提出,在金融资产交易方面,法定数字货币将会更有优势。一是,法定数字货币有利于央行准确控制货币流量;二是,用区块链技术研发法定数字货币,所有的资金流都是可以追踪的,对于反洗钱、反腐败、防逃税等有积极作用。

 

而法定数字货币除了本身的积极意义外,或也将对币圈产生正向的影响。

 

法定数字货币一旦发行,必将代表着司法体系完成了对数字货币的相关立法,对于数字资产的态度很可能不会像此前一般,“一刀切”解决乱局。有价值的数字资产有望被纳入合法范围内。同样随着监管制度的完善,对于很多不合规的数字资产,也更加易于处理和取缔,这将挤去泡沫,形成良币驱逐劣币,让市场回归理性。

 

同时,法定数字货币流通后,未来可能会开放与其他加密货币的交易,这对于整个数字货币市场都有很大好处。

 

对于“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的争论,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规划部负责人彭枫近日表示,“去中心化是站在技术角度而言,上升到应用层面的话,去中心化更多讲的是去中介化,因为过去很多的系统依赖于中介建立的一个平台。现在有很多人也在研究这种去中介环境下的激励机制,以及多方共同参与的DAO组织的治理机制等。研究发现,其背后还是存在中心化的。我们并不强调去中心化的概念。”


“区块链自身问题很多都要回归中心化去解决。并且区块链一旦打开自己封闭的体系,跟现实结合的时候,你发现它有更多外部依赖,这些都是存在中心化的。”

 

彭枫还表示,区块链和法定数字货币没有必然联系,只是可选技术之一。言外之意,法定数字货币与现有的数字加密货币存在技术差异。

 

这意味着,法定数字货币和市场化的加密货币,二者或将处于一个各司其职的格局中,并非相互对立。

来自: 蜂巢财经News